语种:
考生 在校生 教职工 校友
校园邮箱 VPN登录 校园网自助服务 信息平台 图书资源 校长信箱 旧网入口

西双版纳脱贫攻坚任务艰巨

发布时间: 2017-03-27 编辑:
      西双版纳脱贫攻坚任务艰巨

西双版纳资源丰富,民族特色浓郁,生态环境优越,为西双版纳的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条件。但与此同时,我们仍然要看到,作为边疆、山区、民族、贫困为一体的祖国西南边睡地区,西双版纳的扶贫攻坚任务艰巨。勐腊县为国家级重点贫困县和片区县(滇西边境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县)、勐海县为片区县(滇西边境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县)。由于边境民族地区、远离集镇、交通不便、信息闭塞、基础设施脆弱、生产力滞后,致西双版纳贫因呈复杂多样,素质型、条件型贫困叠加。

“直过民族”脱贫攻坚是全州脱贫攻坚任务的重中之重。“直过民族”是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,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,几乎一夜之间跨越了其他民族上千年的历程。西双版纳是云南乃至我国“直过民族”相对集中的区域,主要分布基诺族、布朗族、拉祜族、景颇族、佤族5个“直过民族”。他们与其他民族相比较,生活条件极为艰苦,教育程度低,生产力水平落后,发展意识薄弱、贫困发生率和贫困面更大。

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是民族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举措,作为脱贫工作最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“直过民族”的脱贫成效直接关系着西双版纳州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的整体成效,关系着全自治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。当前,西双版纳州在“直过民族”脱贫工作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,也面临着诸多困难。

西双版纳州的“直过民族”主要聚居在24个乡(镇)92个行政村912个自然村(以下称为“直过民族”聚居区)总人口253094人,其中,建档立卡贫困乡(镇)5个、贫困村25个、贫困户7786户、贫困人口29729人(少数民族贫困人口27980人),全州直过民族贫困人口17529人,其中布朗族贫困人口4941人、拉祜族贫困人口11016人、基诺族贫困人口1209人、景颇族贫困人口145人、佤族贫困人口218人。

主要目标:

2017年,实现“直过民族”聚居区778629729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,其中,2016年脱贫637416243 人,2017年脱贫141213486人。

2020年,稳定实现“直过民族”贫困人口不愁吃、不愁穿,义务教育、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。“直过民族”聚居区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高于全州平均水平,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达到全州平均水平。

针对“直过民族”贫困因素复杂多样,条件型、素质型贫困叠加等特点,西双版纳州着力实施了提升能力素质、组织劳务输出、安居建设、培育特色产业、改善基础设施、生态环境保护等“六大工程”,并编制了《西双版纳州全面打赢直过民族脱贫攻坚战行动计划》(2016-2020年)和5个“直过民族”脱贫攻坚实施方案,形成了专项扶贫、行业扶贫、社会扶贫“三位一体”的“直过民族”扶贫开发攻坚新格局。

虽然西双版纳州在“六大工程”实施中已取得不错成绩,但在扶贫攻坚进入“精准时代”的背景下,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而言,依然任务繁重,困难重重。主要的困难是:

1.自我脱贫意识不强,“等靠要”思想依然较为严重。由于特殊的历史、地理等原因,广大“直过民族”贫困群众文化水平低,一部分贫困群众形成了安于现状、得过且过的生活意识,“等靠要”思想严重,进取、脱贫等自我发展意识淡薄,依然存在“政府要我脱”、而非“我要脱”观念。

2.素质贫困问题突出,严重制约脱贫进程,影响其后期脱贫评估。首先,“直过民族”贫困群众普遍受教育程度较低,生活生产也较为落后,脱贫技能欠缺,虽在各级党委、政府的关心支持下,有一定程度改善,但是技能的掌握、生产方式的改变都需若干时间,无法形成“短平快”的效益。其次,”读书无用论“的思想在部分贫困群众中依然存在。再次,相关政府工作人员通过社会扶贫,将部分“直过民族”贫困群众进行劳动力转移,但因各种不适,导致返乡回家率极高。最后,贫困群众缺乏简单的家庭财务计算能力,无法预估家中收入状况,影响后期第三方脱贫评估进程。

3.学校布局不合理,增加了就学成本。调整校点布局之后,对于偏远山区”直过民族“学龄儿童而言,路途遥远,基本需要家长接送或坐班车,导致求学成本上升,由此进一步加剧家庭贫困。

4.科普及技能培训力度欠缺,培训形式亟需完善。因经费及相关人力不足等原因,导致地处偏远的“直过民族”地区受技能培训的力度相对有限。除此之外,在有限的技能培训中,理论与实践的应用也存在较大距离,技能培训忽略了“直过民族”贫困群众综合能力弱的特殊情况,按正常的培训进度进行,这对于“直过民族”贫困群众而言,可谓“走马观花”,效果不尽人意。

5.扶贫系统性、前瞻性思维欠缺,追求“短平快”较为显见。一些地区当下针对“直过民族”采取的扶贫措施,直接就是贫困户缺什么送什么、贫困户需要什么给什么,力争达到脱贫数据线。这不仅不能真正有效实现全部“直过民族”贫困群众的脱贫,还导致投入项目实现经济价值受限,这为脱贫群众再次返贫的发生留有可能。